浮筱

这里浮木,请亲切的称呼我肥木!!!
全职、APH、HP厨
吃叶蓝、喻黄、all耀、露中、Drarry、SBSS的杂食妹子

【叶蓝】蓝河的噩梦二

·双向暗恋

·日常,傻白甜

·小学生文笔,欧欧西

·本来……是想写一个灵异故事的……然后……

 

1    

    门渐渐打开。慢慢,一个黑色的身影现出了轮廓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我,是终于能够看见那个“东西”了吗?

    明明在这个梦里,许博远本来是根本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的,但他此时似乎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了……那么沉闷……那么清晰……那么……

    那么不像是一个梦!

    耳边闪过震耳欲聋的轰鸣声,仿佛是某种警告——别想下去了!停下!接下来的东西,不是你能想到的,也不是你能接受的,更不是你能理解的!

    他的大脑一瞬间一片空白,仿佛有人给了他重重的一记棍击;整个世界天旋地转,渐渐扭曲、模糊,最后又归于黑暗……

 

    他又醒了。

    诶,这次梦怎么这么短?真不爽啊,还是什么也看不到,怎么也动不了,看来我在这个梦里永远都只能是个旁观者了。

 

2

早晨七点整。

 

    许渺静没有想过,自己一个正儿八经的精神病医师,竟然被自己的亲生弟弟当成了一个心理咨询师。

    “姐,我求你了,我都被这个梦给搞的精神衰弱了!”

    “是神经虚弱。神经衰弱是一种以脑和躯体功能衰弱为主的神经症,以易于兴奋又易于疲劳为特征,常伴有紧张、烦恼、易激惹等情绪症状及肌肉紧张性疼痛、睡眠障碍等生理功能紊乱症状。”许渺静冷漠,把神经虚弱的资料背的一字不落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带你去我们医院做个检查吗?不过以我的经验看来你离神经虚弱还差的远,更有可能是妄想症。”

    “姐……我没开玩笑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?那就去市中心天主教大教堂去看看,说不定是天主亲临,你也是被天主选中的孩子,也要用你的圣母光环去拯救这个专制独裁的国家呢。“

    许博远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好啦不开玩笑了。你怎么越大越娇气啦?做个梦还来唧唧歪歪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小孩子呢。不就是有人往你房间里走吗,当一个噩梦不就完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喂!……算了,我知道了。那先挂了啊!”

    “嗯。注意身体,少熬夜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你也是,少吃点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!”

 

    许博远趁姐姐还没开口,迅速的挂掉了电话,放下手机,倒在沙发上。他闷了一会儿,又哑哑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真是的,一个梦而已嘛。吓着吓着,不就过去了么。真是,庸人自扰,还去招惹最招惹不得的姐姐。

 

3

    叶修又一次醒的不明不白。

    起床后,他就一直躺在床上思考人生。

    虽然我不是张新杰,但这句我要好好睡觉我不仅要说出来,我还要写出来贴墙壁上,佐以韩文清的等身海报辟邪,再配上沐橙的字,书:大胆刁民!竟敢扰朕清梦!还不快速速认罪!!!

    ……不,我以后要远离王杰希。

 

    哥都退役了,不管你是蓝雨微草还是霸图轮回的孤魂野鬼,算我求求你让老人家活下去吧!我还要带国家队诶!过两天就要集合了,你们忍心让你们伟大的领队大人面黄肌瘦吗!要那些无良媒体见了,还不是说你们又怎么怎么对待我了。标题我都想好了,就叫【震惊!中国荣耀国家队领队竟被如此对待!!!】

 

    呵呵,开(da)个玩(guang)笑(gao)。

    唉,所以说小蓝真的生病了?已经十几天了,他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不是说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么?哥天天想小蓝,怎么也不见得梦到他?

 

    没了心情睡觉的叶神坐了起来,在一片漆黑中摸索着灯的开关。摸了半天没有摸到后,叶修才惊觉他不在上林苑里,他已经回家了。

    摸索片刻,叶修轻而易举的开了灯。

    一瞬间,橙黄的柔和光线充斥了整个房间。叶修颇不适应的眯了眯眼,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叶修从床头柜拿了根烟,忽然想起自己把打火机放在在电脑桌上了。这样一来,是不起床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抹了把脸,叶修终于下了床。他找到打火机,犹豫片刻,却默默的把手上的烟丢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妈不喜欢烟味,我也得适应没有烟的日子了呀。

    啊,已经七点了?好吧,下楼去吧。

 

4

    下了楼,叶修把老爷子吓了一跳。他知道对叶修来说荣耀有多重要,也就没再阻止他打游戏。可能是叶修自己也有点愧疚,明明不会应付他们这些老年人,却还是坚持每天陪着他们走走聊聊,每天只熬夜打个两三小时;他们一家尽管不太赞成这样不健康的生活方式,却也只能勉强默认了叶修每天的晚睡晚起。

    叶修今天起这么早,也算是一件稀罕事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把脸一板,就要把叶修赶回去睡觉。开玩笑,这样过下去,不把身体搞坏才怪!

    叶老爷子倒是老当益壮,这脸一板,硬是又拗出了年轻时期那副“听教官的话,别让自己受伤”的模样。叶修看见,依着自己这几天的经验准确的判断出了自己又触了霉头,“刺溜”一声跑了出去,边跑还边喊:“爸!我出去走走!”

    叶老爷子愣了愣,随即叹了口气,也没再管他了。

    真的没再管他吗?反正我只知道,他心里想的是:

    臭小子,等你回来老子不neng死你老子愧对党和人民!

 

    心脏病应该是遗传的家族病了,长子继承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最近在B站看到了(或者说是听到了?)一个美腻的小哥哥

然后入了他基友六个人的坑(话说有没有人听说过萧仙这个cp?超好吃!)

然后入了他基友的基友四个人的坑

沉迷男色

无法自拔



评论(2)

热度(28)